69中文网 第四百四十四章 大结局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    “云轻笑,你对公主做了什么?”听到秦菲儿凄厉的惨叫,易容成宫女的老太婆怒瞪着轻笑,冷声质问。

    看着秦菲儿苍白扭曲的脸,那名宫女易容过的脸色虽然看不出变化,可她眼中的紧张却是无比的明显,虽然还不清楚她和秦菲儿之间的关系,可是不难看出她对秦菲儿的紧张是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“菲儿,菲儿,你怎么了?”老太婆听着秦菲儿痛苦的惨叫,顾不上再质问轻笑,双手握紧她的身子,可当她的双手想要定着秦菲儿不让她胡乱扭动之时,秦菲儿的叫声就更加的凄厉,只因轻笑手中的小鼓敲得更加的密集。

    “云轻笑,你给我住手,不许再敲了,你给我住手,”那老太婆转身就朝轻笑扑过来,可还没待她的身子靠近轻笑,冷无邪已经将轻笑护在身后,而宝宝此时已经被冷无邪用背带背在怀里,不需要再抱着。

    那老太婆和冷无邪动了手,御书房里的几人也跟着出手,就连那两名穿着凤栖国官服的官员,竟然也是武功高手。

    其中那个一名官员和那老太婆一起攻向冷无邪,其他的人纷纷对付轻笑,妄想将她手里的小鼓抢过来,只是轻笑如今的武功本就不弱,而且当他们都动手之后,从暗处竟然也冒出了好几个轻笑他们的人,本就不甚宽敞的御书房此时早就凌乱无比,各种名贵的摆设都被扫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兵器相交的声音夹着着秦菲儿不时痛苦的叫声,守在外面的侍卫都围在御书房外面,想要闯进来,这御书房却太过狭小,人还没能走进来,就已经被轰打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尽情地打吧,打得越痛快,本王妃手里的鼓也敲得更痛快,不怕秦菲儿痛苦而死的,你们就大可动手。”

    他们今日进宫,目的是给秦菲儿也下蛊,用以威胁他们帮宝宝解了身上的噬魂蛊,所以并不想把动静闹得太大。

    听着轻笑的话,秦菲儿痛苦地呻.吟了好几下之后,声音虚弱地开口:“都,都给本......本公主住手,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秦菲儿的声音太小,还是那些人打得太过于专心因此秦菲儿刚才的话那些人并没有听到,轻笑倒是听的分明,手掌继续在那小鼓上拍了几下,看着秦菲儿冷笑。

    “若是能继续承受这嗜心的疼痛,秦大宫主就继续让他们打,天下之大,懂得解噬魂蛊的人可不少,我儿子身上的蛊不愁没有希望,只不过你身上的蛊虫,如果本王妃再敲几下,定然会钻进你的骨髓,将你身子里的骨头咬成粉末,到时候没了骨头的你应该也不会死得那么快,只是会向那软绵绵的虫子一样,趴在地上继续承受这嗜心之痛。”

    秦菲儿双手捂着自己的身体,深深地喘了一口气,大声喝道:“都给本公主住手,听到了没有,都住手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菲儿的命令,那些人看了秦菲儿一眼,目光看向那老太婆,看到那老太婆依然和冷无邪斗在一起之时,那些人手中的兵器并没有停下,依然和轻笑他们的人打斗着。

    “看来秦大宫主的话他们不怎么听哦,那么,就让这蛊虫继续努力吧,本王妃还没见过没骨头的人呢。”轻笑语罢,手掌缓缓地靠近那小鼓......

    秦菲儿眼中闪着惊恐,脸上满是惊惧的神色,急急朝那老太婆怒声喝道:“娘,我让你住手,你是不是想要看着你唯一的女儿活活痛死......”

    “砰!”的一声,伴随着秦菲儿愤怒惊恐的声音响起,冷无邪凌厉的一掌狠狠的打在那老太婆的身上,将她的身子击向靠近秦菲儿的墙壁上,那强大的力道几乎没将那结实的墙面给撞破。

    而此时秦菲儿却像是失了理智一般,目光惊惶地盯着轻笑的手和她手上的小鼓,不断地叫着:“娘,让他们都住手,你不能害死你唯一的女儿,让他们都住手,”

    冷无邪走到轻笑身边,与她一同冷眼看着躺在地上嘴角不断地溢出鲜血的老太婆,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是秦菲儿的娘。

    秦菲儿自小在流花宫长大,却没有说她就是上一任流花宫宫主的女儿,那这个老女人倒是是谁?秦菲儿又怎么会是她的女儿?

    轻笑把手里的小鼓放回到口袋,若不是刚才亲眼见到,咋一看,谁都会以为这小鼓不过是孩童的小玩具。

    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,轻笑淡淡地看着被冷汗汗湿了衣裙,此时正瘫坐在椅子上的秦菲儿,冷冷笑道:

    “秦菲儿,若想本王妃给你解了你身上所中的蛊,你就把懂得解噬魂蛊的人给本王妃交出来,不然,本王妃不介意看看你的承受疼痛的本事有多大。你身上的这一种蛊本王妃还没来得及起名字,这南疆的蛊虫不少,本王妃花了两年的时间,也培育出了几条这么可爱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或者,趁着你娘身受重伤之时,本王妃也应该给她尝一尝这蛊虫的滋味,让你看着你娘的骨头一点一点地被这蛊虫咬掉,或许你就会乖乖听本王妃的话了。只不过以你娘如今的年纪和她一身是伤的情况来看,恐怕蛊虫还没咬到她的骨头,她就没气了。”

    秦菲儿听着轻笑的话,目光下意识地朝她娘看过去,已经从地上缓缓坐起来的老太婆阴冷的目光直直看着轻笑,冷声道:“云轻笑,你休想,别以为你这样威胁我们,我就会让人帮你儿子解蛊,你们今天走进这皇宫,就别想着有机会出去,现在外面我早就不好了人满,任凭你们武功再高,也飞不出这皇宫。能够让南郡王和南郡王妃还有南郡王世子一起陪我们死,也算值得了。”

    轻笑挑了挑眉,看着那老太婆冷然一笑:“看来你们果然在皇宫里布下了种种陷阱,怪不得拖了两天才让我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布下这皇宫里的陷阱,两天时间就可以了吗?不妨告诉你们,为了等着南郡王与南郡王妃到这皇宫里来,我们足足布置了一个月,一个月的时间,才将一切都布置好。”

    轻笑勾唇邪魅地笑了起来,“这么说,还真是辛苦了你们了,为了迎接王爷和本王妃,可谓大费苦心。”

    “云轻笑,你可以继续嚣张狂妄,等你们一家三口都葬身在此之时,本尊倒要看看你还能嚣不嚣张得起来?”老太婆恶毒的双眼射出冰冷的寒芒,伸手擦掉嘴角溢出来的血迹,阴森森的冷笑着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王妃肯定能嚣张起来,不过本王知道你如果不乖乖把我们要的人交出来,那你肯定再也没有嚣张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冷无邪面色一寒,手中的银针快速地飞向那老太婆刚刚想要站起来的双脚,没等她站直身子,那银针依然射进她的双腿,那老太婆的身体一软,再次摔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冷无邪,你竟然封了本尊的气门?卑鄙!”摔坐在地上的老太婆双眼怒瞪这冷无邪,眼中阴冷的目光像是要在冷无邪的身上剜出几个洞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卑鄙这个词啊?本王妃还以为你不知道呢,既然你说我们卑鄙,那本王妃就再卑鄙一次给你和你亲爱的女儿看看。如果不把解噬魂蛊的人交出来,那么,就别怪本王妃将你唯一的女儿活活地折磨,当然,本王妃不会那么快让她死的,我儿子身上的蛊没解除之前,本王妃都会护着你宝贝女儿的命,让她想死也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轻笑把口袋里的小鼓拿出来,朝满脸惊恐神色的秦菲儿魅然一笑,手掌缓缓地靠近那小鼓,在鼓声还没敲响之前,秦菲儿却已经发出了痛苦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轻笑的手一顿,抬眼看着秦菲儿,蹙着眉头说道:“本王妃还没开始敲呢,秦宫主你就那么疼了呀?这可如何是好啊?如果本王妃使劲儿敲下去,那秦宫主你的声音还不得将这屋顶给掀开了去?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害了菲儿和本尊,你们永远都不可能走得出皇宫。”那老太婆看着轻笑吓唬秦菲儿,又气又怒,心里却也担心她的手掌敲到那鼓上。以秦菲儿的性子,能够让她这么的害怕,能够让她这般痛苦的尖叫,云轻笑对她做的做些,到底会有多疼多痛?

    轻笑不解地看着那老太婆,疑惑地开口:“老太婆你说的话还真是让人难以理解,你刚才说我们一家人都离开不了的,现在又说如果害了秦菲儿和你,才离开不了,那我们到底是害你们才不能离开,还是不害你们同样也不能离开啊?”

    “母妃,她的话叫做自相矛盾,对不对?”。

    被冷无邪重新抱在怀里的宝宝听着她母妃的话,马上想起她母妃和他说的自相矛盾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问题让你父王给你解释。”轻笑想了想,觉得用自相矛盾相容似乎不太合适,可似乎也可以用,于是不确定的她,决定把问题丢给孩子他爹。

    “切,母妃又故作深沉了!”宝宝鄙视地看了他娘一眼,转过脸抱着他老爹,“父王,你告诉宝宝,是不是叫自相矛盾?”

    “宝宝,等你母妃打完小怪兽,我们回家之后,父王再告诉你答案,现在你可以先自己思考一下。”

    冷无邪认真地看着宝宝,一本正经地说着,如果让寒逸风或是花落情看到,一定会大声嚷嚷:无良的父母啊,就是这样把问题丢来丢去的,不懂的问题就会推给对方,于是对方再推给他们,他们如果说不知道,那就必须被宝宝鄙视。

    听到他老爹说母妃要打小怪兽,小人儿眸光一亮,四处看了一眼,蹙着小眉头:“不是打恶毒公主和老女人吗?哪里又有小怪兽了?”

    “宝宝忘了小怪兽可以变的吗?他们也可以变成恶毒公主和老女人的。”冷无邪脸不红气不喘地说着,他也没说错,小怪兽确实可以变的,指不准它们什么时候变成老女人和恶毒公主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家三口这般自顾自地说着话,冷无邪他们的手下倒是见惯不怪了,可秦菲儿他们却是气得差点没晕过去,冷无邪和云轻笑到底有多么的无视他们,多么的不把他们放在眼里?

    不把听到冷无邪的话,兴奋地蹦起来,大声叫道:“原来这恶毒公主和老女人是小怪兽变的,父王母妃,快,快打它们,把小怪兽都消灭掉!消灭了小怪兽,父王母妃就会变成超人了!”

    轻笑一脸的黑线,今儿个晚上开始,不讲故事了,如果她再和宝宝说喜羊羊灰太狼,宝宝是不是要让他老娘变成羊?

    看着轻笑抽搐的嘴角,冷无邪拍了拍儿子的小身子:“宝宝,你暂时不要说话,不然母妃会不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小人儿皱了皱鼻子,蹙着眉看着他娘:“母妃刚才也没怎么打啊,都是父王和叔叔们再打,父王很厉害。可刚才宝宝都没有说话,也没看到母妃有多厉害,就看到她在敲鼓,宝宝也会敲鼓的。”

    “母妃舞剑也很厉害,母妃的飞刀耍得更好,对不对?宝宝,你怎么能说母妃不厉害呢?”听到自个儿的儿子说自己不厉害,轻笑突然不爽了,一向认为自己的母妃父王很厉害,这一回怎么能说父王厉害,母妃不厉害呢?

    周围的人听着他们一家三口谈论的问题,实在无法想象得到,嚣张狂妄而名闻天下的南郡王妃,冷酷如霜的南郡王,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你母妃也很厉害的,你没看到她这小鼓一敲,恶毒公主就痛得大叫吗?宝宝,咱们让你母妃把事情忙完,我们回家再和母妃说话好不好?”

    被宝宝这么一打断,事儿只怕到天黑也没完。

    “好了,咱们言归正传,秦菲儿她娘,你要不要把人交出来,你如果不想把人交出来,那么就看着你宝贝女儿疼痛吧,同一个时辰,歇半个时辰,你女儿的精力也能恢复了,晕不过去的。你可以试一个晚上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老太婆目光以为不明地看着轻笑:“本尊的气门被南郡王封住,就算把人给了你们,还不是受制于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让你女儿试一试吧。”

    轻笑手掌抚上小鼓,作势要拍下去,秦菲儿一看,瞬间跑到那老太婆身边,竟是拿着一柄匕首搁在了她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惊了所有的人,连轻笑和冷无邪也不由得微微眯起双眼。

    “娘,你让人给他们的儿子解蛊吧,太疼了,女儿太疼了,云轻笑一敲那鼓,女儿的心就比尖刺还疼,你快让人给他们儿子解蛊。”

    被秦菲儿用匕首威胁的老太婆幽沉的双眼紧紧地看着她,抬手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,露出那一张苍老的脸。

    “菲儿,你用匕首来威胁为娘?是不是为娘不答应帮云轻笑的儿子解蛊,你就要杀了伪娘?你可知道,三千万两的白银和炸弹的秘方对我们有多么的重要,你可知道,”

    秦菲儿没等她娘说完,就打断她的话:“我不知道,娘,我只知道,你再不答应他们,我就会很痛,痛到极致的那种痛,比你此时受了内伤还要痛。”

    “为娘真失望,对你失望,本以为你会是凤栖国最伟大的君皇,如今看来,是为娘看错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娘,可我真的疼,很疼很疼,从来就没有过的疼,云轻笑这个女人给我下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蛊,而是一种让人很疼很疼的妖法,娘,你要是不答应她,女儿会疼死的。娘,你怎么那么狠心?狠心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遭受这样的疼痛,我都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娘?怎会有做娘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承受这样的痛苦,却不管不顾的?你到底是不是我娘?你如果是我娘,你把人交给他们,让他们给我把身上的东西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秦菲儿她娘目光复杂地看着她,一双苍老的眼中渐渐失去了光亮,整个人的面容一下子苍老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把不把人交出来?你根本就不是我娘,我娘才没有那么狠心,把人交出来,把人交出来,不然我杀了你,杀了你,”

    秦菲儿看到她娘没有出声,只是用那无神的双眼看着她,秦菲儿的情绪不由得更加地暴躁,一手紧紧地抓着她娘的身体,另一边手上的匕首甚至已经将她娘脖颈的划出了一道血痕,若是刀口再深一点,只怕脖颈的脉络就会被划破。

    “公主,尊主是你的娘亲,你,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,她才不是我娘,我娘才不会那么狠心地看着我疼,看着我痛,她不是我娘,不是我娘,老妖妇,把人交出来?交不交?不交出来本公主杀了你,”

    “菲儿,”

    被秦菲儿紧紧地压在地上,匕首抵着她的脖颈的老女人声音喑哑地唤着秦菲儿,只是秦菲儿像听不到一样,怒瞪着她喝道:“人呢,把人交出来,你交不交,不交我杀你了,你狠心地看着我痛是吧,我也让你尝尝疼痛的滋味,我也让你痛,让你痛,”

    秦菲儿手中的匕首一刀一刀地刺进那个老女人的身体,嘴里不断地说着:“让你痛,让你痛,痛死你,痛死你......”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,惊呆了众人的眼,冷无邪和轻笑没料到秦菲儿竟然会这般的疯狂,待他们想要出手阻止之时,秦菲儿手中的匕首早已在她娘的身上刺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和那老太婆同样易容成宫女的人惊醒过来之后,从地上爬起来,跑到秦菲儿身边,一脚将她踢开,嘴里大声地叫着:“尊主,尊主,你怎么样了?尊主......”

    “老妖婆,竟然敢踢本公主,你好大的胆子,”被那宫女一脚踢到一旁的秦菲儿冷喝一声,一瞬间窜到那名宫女身边,手里的匕首快速地朝她刺过去,却被那宫女警觉地避开秦菲儿手中的匕首被那宫女反手一刺,整把匕首完全没入了秦菲儿的身体,正中要害之处。

    看着突然变化的这一幕,轻笑和冷无邪彼此对看一眼,这母女两,已经没救了。

    如今这个老女人和秦菲儿都死了,那么想要从秦菲儿或者那个女人的身上找到如何解噬魂蛊的人,只怕是不可能的了。除非......

    轻笑和冷无邪的目光齐齐落在那一名错手杀了秦菲儿的女人身上,却见她震惊的放开握着秦菲儿的手,满脸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切,忽而大叫一声,扑到秦菲儿她娘身上大喊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冷无邪看了轻笑一眼,两人快速地跃到那个女人身边,在她还在大喊大哭之时,点了她的穴道。

    如今知道懂得解噬魂蛊的那个人是谁的,恐怕只有眼前这个女人了,以她对秦菲儿她娘的心意,想必秦菲儿她娘不会瞒着她什么。

    “南郡王,南郡王妃,你就算捉了我也没有用,你们想要解开噬魂蛊的人,已经不可能再帮世子解噬魂蛊了,那个人,已经不在了,尊主,已经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冷无邪和轻笑还没开口逼问她,那个女人却自己开口,说出来的话却让冷无邪和轻笑心底闪过不好的预感。难道懂得如何解噬魂蛊的人,就是秦菲儿她娘?

    “看来南郡王和南郡王妃也猜想到了,噬魂蛊是尊主给小世子种下的,懂得如何解噬魂蛊的人,自然也只有尊主,所以,就算你们将我拿下,也救不了小世子。”

    冷无邪和轻笑将压在秦菲儿她们身上的最后一丝希望落空,两人的神色都凝重起来,看了眼已然没了气息的母女两,人都已经死了,解噬魂蛊的人,只能希望他们派出去的人手能够找得到,或是南疆有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,外面隐藏了好多弓箭手,”

    就在冷无邪和轻笑打算离开之时,冷无邪的手下急急禀报,冷无邪和轻笑往外一看,果然有无数闪着诡异的莹光的箭羽对准了御书房的门口,两人一眼就能看得出,那些箭羽上都是淬了毒的毒箭。

    怪不得那个老女人说他们逃不出去,如此多的弓箭手将整个御书房围住,箭羽上还淬了剧毒,想要冲出去确实不易。

    恐怕是秦菲儿和她娘死去的消息传了出去,所以那些人才会出手。

    秦菲儿她们有所准备,他们又何尝没有?如果没有准备,他们又岂会贸然进宫?

    “小红狸藏起来的炸弹呢?”轻笑在御书房里四处看了看,这御书房里藏着的炸弹是最多的,他们也猜测到秦菲儿要见他们,多半可能会在御书房,所以昨儿个晚上早就让小红狸在这里御书房里藏了不少炸弹。

    “母妃,宝宝知道,就在屋檐上面,那里全都是。”小人儿指着高高的屋檐,大声说着,轻笑抬眼往上一看,并没看出什么异常,身子轻盈一跃,跃到横梁上之后,果然看到隐秘之处放了一溜儿的炸弹。

    轻笑将那些炸弹全都取了下来,本想拿着炸弹走到窗口和门口处,冷无邪却将她手里的炸弹夺了过来,把宝宝交到她手上。

    “你和宝宝躲在后面,不许你扔炸弹出去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们都服食过千圣果,可那么多的箭羽,不小心有飞射进来的,就有可能会有危险,是以冷无邪并不打算让轻笑靠近这些危险。

    轻笑撇了撇嘴,虽然有意见,可这个时候还是乖乖听话的好,毕竟还有好几个下属在这儿呢,总不能不给他面子,不听他的话。女人嘛,偶尔柔弱一下也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“母妃,宝宝也想玩那个。”轻笑抱着宝宝坐在冷无邪翻下来的桌子后面,母子俩看着冷无邪在和手下的人说着话,看到轻笑刚才拿下来的那一堆炸弹,宝宝双眼就发出绿油油的幽光,这东西小人儿惦记好久了,可轻笑和冷无邪是不可能会在他这么小的时候让他碰的。

    两岁的孩子玩炸弹?轻笑嘴角狠狠地抽了几下,她这个当娘的就算脑子抽风了也不敢让她儿子玩这个。

    看着小人儿闪着荧光的双眼,轻笑看着他皱着眉头说道:“母妃都没有玩,那个不好玩的,我们就让你父王和那些叔叔们玩好了,我们坐在这儿看他们玩,多逍遥自在啊。”

    小人儿嘟着嘴,目光直直盯着他父王,闷声说着:“可宝宝想玩,逸风舅舅说那个很好玩的,一扔出去,轰的一声震天巨响,可厉害了,男人都喜欢玩。”

    寒逸风,你丫的专门教坏我儿子是吧?两岁不到的小孩你勾.引他玩炸弹,等你以后有了儿子,看我不在他抓周的时候放一堆的炸弹让他玩个够。

    轻笑愤愤地想着,看着恨不得马上跑到他父王身边的宝宝,脸色一沉,冷声道:“你逸风舅舅是大人,他可以玩,可这么危险的东西,小孩子是不可以玩的。不小心把自个儿的手啊脚啊的炸到,就会把手脚炸飞的。”

    宝宝可怜兮兮地看着轻笑,扁了扁嘴,恋恋不舍地收回自己的目光,母妃冷着脸的时候,他必须要乖乖听话,不然,会有排头吃的,这是父王给他的忠告!

    “笑笑,你和宝宝小心了,我们要扔炸弹了。”

    轻笑看着冷无邪点点头,双手捂着宝宝的耳朵,说道:“知道了,扔吧!”

    几声轰隆隆的巨响,空气中顿时充斥着浓浓的硝烟味,冷无邪蕴着内力的声音凑够御书房里清晰地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本王乃南郡王,你们若是不想再试这炸弹的威力,那就给本王撤了,不然,本王手里的这些炸弹,足以毁掉整个凤栖国的皇宫。”

    “圣旨到,思情公主已死,我皇刚刚已经醒了过来,皇上有旨,围困南郡王的众将士,马上撤离御书房。”

    冷无邪的话音刚落下不久,外面很快传来一人清晰的说话声,紧跟着就是众人跪地接旨。

    轻笑走到冷无邪身边,往外一看,只见地上跪着不少人,其中一名身着王爷朝服的男子手中拿着圣旨,正朝着御书房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南郡王,南郡王妃,本王乃凤栖国的康王,奉我皇旨意,请两位贵客到明圣殿。”

    凤栖国康王,冷无邪看了外面的人一眼,朝手下的人挥手示意把门打开,和轻笑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南郡王,南郡王妃,让两位和世子受惊了!”看到冷无邪和轻笑走出来,康王忙急急开口。

    比容宫中。冷无邪朝康王点点头:“康王爷!”

    “我皇刚刚醒过来,得知南郡王和南郡王妃被思情公主所谋害,便马上令本王急急赶过来,幸好南郡王和南郡王妃还有小世子平安无事,不然,我凤栖国还真的太对不起南郡王和南郡王妃以及千月国的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凤栖国陛下初初醒来,定然需要好好休养,本王和王府就不去打扰了,至于思情公主和本王之间的事情,本王的下属会和康王爷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秦菲儿和那个女人既然已经死了,那他们必须抓紧时间去寻找懂得解除噬魂蛊之人,如今宝宝中蛊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月,一天没能把宝宝所中的噬魂蛊解了,就一点时间都不能耽搁下去。

    “南郡王放心,思情公主的所作所为,我凤栖国定然会给王爷一个交代。本王听说南郡王在寻找懂得解噬魂蛊的人,其实以王爷和南疆文家家主的交情,即便找不到懂得解噬魂蛊的人,只要用南疆的蛊王来引出中了噬魂蛊之人身上的蛊虫,这噬魂蛊也就解了。”

    冷无邪和轻笑目光直直地看着康王,康王微微一笑:“南郡王寻人的消息虽然隐秘,可本王正无意中巧得知,是以了解到南郡王身边有人中了噬魂蛊。只是这南疆的蛊王极其的珍贵,若是用它引了噬魂蛊的蛊虫,这蛊虫恐怕很快也会死去。所以,如果不是迫不得已,那文家的家主恐怕不会将蛊王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谢过康王相助,康王这一个人情,本王记下了!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,无异于给了冷无邪和轻笑莫大的信心,南疆的蛊王他们也是听说过的,只是一时之间却没想到,如果找不到懂得解噬魂蛊之人,那么就让文悠筱将那蛊王给他们一用,以他们许给文家的好处和文家如今所面临的困境,就算这蛊王再珍贵,文悠筱也绝对会把它给他们。

    三个月之后,冷无邪和轻笑还有宝宝坐在回南郡城的马车上,三个月之前,冷无邪传了消息给文悠筱,如若找不到懂得如何解噬魂蛊的人,就请她把蛊王借给他们一用。

    文悠筱接到冷无邪的这一个消息,自然是无比的纠结,这蛊王何其珍贵啊,她哪里舍得给他们,可如果不给,冷无邪他们不再帮她,那文家也就完了。是以文悠筱亲自去寻找懂得如何解噬魂蛊之人,最后也算她运气不错,找了半个月不到,就把人给找到了。不仅保住了文家,也保住了珍贵无比的蛊王。

    宝宝身上的噬魂蛊解了,冷无邪和轻笑总算是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头,没有什么比宝宝平安无事更让人开心的。

    得知那个女人与秦菲儿的关系之后,再让人一查,很快就将秦菲儿她娘的身份查出来,不查不知道,查出来之后,秦菲儿她娘竟然是上上任流花宫的宫主,而秦菲儿并非是现任凤栖国皇帝的女儿,而是其已故皇弟与秦菲儿她娘所生的女儿。

    当初凤栖国的皇帝登基之时,与其皇帝争夺皇位,其皇弟在凤栖国皇帝登基不久就染病身亡,而那时候秦菲儿她娘刚刚怀着她,秦菲儿她爹染病一事她娘压根不相信,认为是凤栖国的皇帝将其害死的,是以从她爹死之时,她就一心想着找凤栖国皇帝报仇。

    秦菲儿她娘本就是流花宫的宫主,怀了秦菲儿之后,就将公主之位传给了她妹妹,而她则全心谋划着为秦菲儿她爹报仇之事,策划着将凤栖国皇帝从皇位上推下来。

    而在生了秦菲儿不久,秦菲儿她娘设计了凤栖国的皇帝,让他误以为秦菲儿她娘和他有了肌肤之亲,最后还有了他的孩子,只是那时候宫中局势紧张,以秦菲儿的身份,根本就难以在宫中立足,是以她带着秦菲儿离开了皇宫,回到流花宫。

    无意中秦菲儿她娘习得了极其高强的武功,在策划了十几年,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好,而那时候流花宫却被轻笑毁了,秦菲儿更是下落不明。待秦菲儿她娘查到秦菲儿竟然成了大宇国荣王侧妃之时,就让她利用她的身份,想要将大宇国掌握在她的手里。若不是轻笑毁去了她的辛苦部署,只怕如今的大宇国早已是秦菲儿和她娘的手中之物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也就明了了,使计让冷天睿毒害千月国太上皇,还有蓝汀国皇帝以及刺杀蓝飒影种种事情,都是秦菲儿和她娘在背后搞的鬼。

    “如今冷天睿已经退位,可千月国的皇帝人选还未定,你说,你父皇到底会让东郡王继位还是北郡王继位呢?”

    轻笑慵懒地靠在马车里的软榻上,抬手轻轻地抚摸着已经有些显怀的肚子,随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冷无邪给轻笑倒了一杯温水,递到她的手里,待她喝了几口之后,才淡淡地说道:“不管是东郡王还是北郡王继位,只要不是本王就好,如今父皇还有精力处理政事,东郡王和北郡王谁更适合做皇帝,就由着他慢慢考察好了。

    对了,父皇说等到你肚子里的孩子出世之时,想要到南郡来住一段时日,为夫已经应允了,娘子你,应该不会反对吧,宝宝也极力邀请他皇爷爷到南郡来的。”

    轻笑凉凉地瞥了眼像是怕她不高兴的某人,沉声道:“来就来呗,孩子出世之后,你父皇还能空手来不成,到时候他赏赐给孩子的宝贝,足够咱们养他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冷无邪嘴角狠狠地抽了几下,在轻笑发现之时,忙漾着一脸的笑容:“娘子,你还真会精打细算,孩子还没出生呢,你就想让到孩子的见面礼了。为夫还真是娶了个懂得持家的好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,你是不是在给母妃拍马屁啊?瞧你笑得那一副谄媚的摸样,就和给人虚溜拍马屁的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冷无邪冷冷地警告了自己的儿子一眼,这小子,怎的这么说他父王?再说就算他要拍马屁,也是给他自个儿的娘子拍,这有错么?有什么不对吗?有什么不该的吗?这混小子这才多大点啊?就这样气他父王了。

    待他闺女生出来之后,看他不马上将这混小子扔出南郡去,没得老是干扰他和自个儿的娘子培养感情。

    宝宝一溜子跑到她母妃的身边,拉着她的手,挑衅似的瞄了冷无邪一眼,扁着小嘴委屈地说道:“母妃,父王瞪我,他刚才被我说中他在拍你马屁,于是恼羞成怒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刚才的话之时在拍我的马屁而已?哄我的,对吧?”轻笑挑了挑眉,眸光淡淡地看着冷无邪。

    冷无邪只恨不得将那凑小子打一顿屁屁,只是有他娘子在一边看着,他暂时还不能动他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听这小子乱讲,为夫绝对没有哄你的意思,绝对是发自肺腑的话语。”冷无邪挪到轻笑身边,将凑小子推到一边去,把他家娘子的身子都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轻笑眸光低垂,淡淡说道:“嗯,哄我也没关系的,女人嘛,都喜欢被人哄着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娘子,为夫是真的很高兴能够娶到你,也很高兴娘子能够陪着一起为夫走过将来的每一天。”冷无邪环着轻笑的手紧了紧,这些话是他心底真正的感想,此生有她相伴,真的很好,很幸福!

    轻笑抬起双眼,如墨般漆黑的双眼中蕴着如海般深沉的情意,亲了亲他的脸颊,将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窝上。

    “母妃羞羞,亲亲父王,羞羞羞羞,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连你母妃也敢笑话是不是?找打!”

    “啊,父王,宝宝错了母妃亲你不羞羞,你亲母妃也不羞羞,宝宝亲母妃才羞羞......”

    马车里,传来阵阵欢乐的笑声,未来的日子,也定然会是这般的充满欢声笑语,这般的快乐幸福!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文文终于完结,写了好几个月的文文,完结了之后,雪恋心底似乎总会有许多许多的不舍,就像自己的孩子,长大了,你不得不放手一样,孩子总有羽翼丰满,自由翱翔的那一天,而构筑的每一篇文,每一个故事,也总有完结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本文还会有几章番外,关于寒逸风,花落情,还有蓝飒影的,番外将会在明天或者是后天会更新,

    下一篇文是穿越幻情文,同样是女强男强,雪恋的文都是不虐男女主,无小三无误会,男女主皆专情,

    本来想要尝试一下现代文的,可是开了坑之后,忽然发现下笔有些不习惯,所以现代文的那一篇暂时不填了,雪恋有空的话,会写一些存稿,存稿多了,对现代文感觉熟悉一些之后,雪恋会继续填那个坑的。

    新文名为:《宗师毒妃,本王要盖章》,这一篇文雪恋会事先写好完整详细的大纲,尽量避免卡文断更少更的现象,文文大概会在这两天开始更新,希望喜欢雪恋文文的亲们能够继续支持雪恋,雪恋一定用心去写,让文文更精彩!

    衷心感谢每一位支持雪恋的亲,感谢你们的订阅,收藏,留言,推荐,还有送各种红包和礼物,一百五十万字的长文,如果没有大家一路的相伴,雪恋一定写不出来,谢谢你们,让雪恋又拥有了一本自己写出来的作品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极品乡村生活

    最新章节:幸福相依(大结局)
    看个流星,砸破头,无缘无故成为有房有地小农民,吃穿不愁,找老婆,撵狗抓鸡,烧条鱼,逗娃娃,野菜也香甜,没事瞅瞅那啥美女,生活淡淡乡村。有限与世无争,生活惬意乡村小宅男。

    名窑05-21 连载中

  • 特工狂妃:腹黑邪王我不嫁

    最新章节:69中文网 第四百四十四章 大结局
    一朝穿越,差点砸到某腹黑王爷,某腹黑王爷难得发一次好心,顺手救下了差点摔成肉酱的她,于是,她也顺手帮杀了几个人。某腹黑鄙视:杀了几个?某笑顿悟:好吧,她记错了,是顺手杀了几十个人,从此与他结下一生难以解开的孽缘。孽缘?某腹黑眸光微微眯起,...

    雪恋残阳08-19 全本

  • 重生之嫡女狂后

    最新章节:54. 破计
    女强AA重生AA宠文AA宅斗一对一,女强男更强,强强联手!将门嫡女,一朝封后,世人皆羡。殊不知最温柔的幸福酿成最残酷的悲剧。平日对她百般疼爱的父亲对她的求救视而不见!!山盟海誓的夫君狠心杀了她腹中的孩子!!她一心守护的庶妹娇笑着夺走她的夫君,...

    氺清浅08-19 连载中

  • 红楼之步步为赢

    最新章节:第283章 第二百八十三回
    一觉醒来,史菲儿从车祸现场去了太虚幻境。为他人强出头,怎料却遭神仙算计。一梦红楼,却成为贾府中最为尊崇的贾母。神仙也好,权贵也罢,都挡不住咱逆天改命。未了愿,此生搏,执掌人生,步步为赢。PS:1.本文女主无CP,尽量...

    巧克力锅巴08-02 连载中